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索羅斯既非賭徒也不複雜

人們從索羅斯過往的一些交易中總結說他是個投機者甚至是個賭徒。

人們從索羅斯的理論中總結說他的思想很複雜。

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投資者,思想和理論也簡單得要命,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是什麽把投資者、投機者和賭徒區分開來呢?區分他們的不是他們所做的,而是他們對所做之事的認知。那些明白世事無常的,並總是以此為基礎押注的人就是投資者,其餘的都不是。比方說,我明白賭場中的大家樂是隨機的(無常的)遊戲,並以此認知為基礎設計出一套長勝的押注策略,雖然我是在賭場玩,但能說我不是投資者嗎?

索羅斯講了大半天,無非就是在說市場是無常的,是不確定的。試想一個堅信市場不確定性的人會做甚麼?無非就是做以下兩件事:第一,在押注前盡量在眾多不確定的機會中尋找相對比較確定的機會;第二,想好在押注過程中如遇不測如何減少損失。

索羅斯和大多數人不同的地方在於他能五十年如一日的堅信市場的不確定性。仔細想想,要每天每時每刻都確信市場無常是件多麼難的事?越相信市場不確定,自然就越是謹慎,因此索羅斯是個極度謹慎的投資者。謹慎只是一個通用的形容詞,它的表現形式可以有多種,有時我們看不明白別人的謹慎方式那是很正常的。以為自己的謹慎方式是標準的,看不起其他人的謹慎方式,就是一種無知的表現。

從謹慎的程度上看,我感覺索羅斯比巴菲特有過之而無不及。巴菲特直接提醒投資者要留安全邊際給自己,索羅斯則通過各種理論提醒投資者市場有多麼善變。兩者講的都是同一件事,就是謹慎永遠排第一。

索羅斯說看過他的書的人絕對賺不到錢。當然這有點幽默的成分,卻也不是全在開玩笑,原因是他從來沒說他自己所採取的謹慎方式具體有些什麼內容。

謹慎方式和投資者自身的知識直接相關,可以說知識決定了投資者採用何種謹慎方式來押注。謹慎方式的效益取決於投資者自身的認知深度。

4 条评论:

  1. Jack兄是想從另一個角度去說風險管理的重要 ?

    回复删除
    回复
    1. 是的。除此之外還說明了謹慎方式不止一種,以及謹慎方式的使用來自於投資者自身的認知程度。

      删除
  2. 我個人的看法是投資與投機其實不能夠完全分開. 坊間有一些人的思維是先談立場. 如'我是長線投資信徒, 這代表真理和正派'. 其實投資需要有更開放的態度, 而不應先講立場, 更不應拿一些前人教條守成世.

    回复删除
    回复
    1. 投資和投機只是一個名詞,一個符號,無所謂的,為了不混淆概念,我們直接把它們改為“正確的"和"錯誤的",“正確的”即保持永遠不低估市場和不高估自己,其餘情況則屬於“錯誤的”。我們只關心“正確的”是什麽,“錯誤的”又是什麼,至於你喜歡把“正確的”叫做“投資”還是“投機”,甚至阿貓阿狗,都無所謂。

      删除